迷失“亲友圈” 省金融控股公司原董事长钱巨炎案例剖析

首页

2018-11-11

  “奋斗几十年,没想到自己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这对我来说实在是教训惨痛。 ”8月14日,站在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被告席上,钱巨炎终于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在法庭允许其作最后陈述时,一次次摘下老花镜拭泪。   值得注意的是,法庭的旁听席没有一位他的“亲友”到场,这与其之前不遗余力挖空心思为“亲友”渔利形成鲜明反差。   经审理查明,2000年至2017年间,被告人钱巨炎利用担任省财政厅副厅长、厅长,省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财政性资金存放、房产项目审批、土地性质变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万元。

  10月25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钱巨炎受贿案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对钱巨炎受贿所得赃款赃物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宣判后,钱巨炎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曾是“最年轻副厅长”  回顾自己的前半生,钱巨炎无疑是“得意”的。

  1983年,20岁的他大学毕业便被分配到省财政厅,工作5年后就被提拔为副处长。 1993年,省财政厅整合处室成立农业农税处,年仅30岁的钱巨炎出任处长。 又一个5年,35岁的钱巨炎被提拔为省财政厅副厅长,是当时省政府部门最年轻的副厅长。 2008年2月被任命为省财政厅长时,钱巨炎才45岁。

  彼时钱巨炎的经历,在周围人眼中堪称完美,然而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2004年,时任厅党组副书记的钱巨炎被选派到国家行政学院任职资格班学习时,曾在私下场合表示“对于我这个已任职6年的老资格副厅长来说,这次学习实在没有多大意思”,言语间隐隐流露出一丝失意。   理想信念的土壤逐渐松动,他开始忘记,除了厅长身份外,自己首先是厅党组书记,是党的领导干部。 他日益忽视自身学习,片面认为干好业务工作就是最大的党务。

  公诉人指控,钱巨炎从房地产商人柴某某处低价购买排屋,就发生在北京之行后的第二年。

  据钱巨炎回忆,他同柴某某既是老乡又是“好友”,一个从政一个从商后,两人关系开始不再单纯:“我也知道他的目的是让我在他需要帮助时出点力,这也算是‘双赢’了。

”为掩饰低价购房的事实,柴某某还向钱巨炎出具了房款之外另外收到50万元的虚假收条,并将合同签订时间提前到2003年。

  钱巨炎自以为整件事办得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廉洁的底线从那时起便悄然瓦解。

  “亲友”眼中的贪心人  在大多数人尤其是财政厅同事的眼中,钱巨炎对待下属一直比较严肃。

多年来,少有人到过他家里,他也不会收受同事或下属的礼金礼卡和贵重物品。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看似廉洁正派的钱巨炎,却在少数亲朋好友那里暴露出强烈的贪欲和贪心。

  同是老乡的某银行营销顾问柴某,逢年过节必到钱的父母家做客、塞红包。

钱巨炎察觉到对方明显的目的性,但没有拒绝,还认为此人“诚实,让人有安全感,需要的时候可以作为一个利益输送对象”,并有意将一笔高达数亿元的财政性资金放到某银行,使其顺利获取一笔意外的“营销费”。   柴某没有忘记“报恩”。

2009年11月,柴某提出想以钱父的名义开账户炒股,亏了他来负担,得到钱巨炎的认可。 随后的一年多里,柴某分多次在钱父证券账户存入200多万元。   2012年3月,因股票账户出现大幅亏损,柴某“贴心”地提出建议,把钱父账户的股票抛售,将这笔钱款用于投资一家拟上市公司,通过一番操作,购入50万股股权。 在钱巨炎同意后,又根据其意思,以钱巨炎妹妹之女的名义,花175万元购买了股权。   把收受贿赂和为亲友渔利混迹一起,钱巨炎觉得这些方式既隐蔽又更有安全感。 在亲友关系的掩盖下,钱巨炎深陷欲望的漩涡。

  利用担任省财政厅副厅长的职务便利,2003年,钱巨炎将在诸暨老家的妻妹钱某某调至某某银行杭州解放支行工作,有意把她作为一枚“棋子”嵌在某某银行,作为获取个人利益的通道。

  此后,钱巨炎利用职权陆续为钱某某揽取财政存款资源。

据公诉人指控,2003年至2017年,归入钱某某营销业绩的财政性日均存款达3亿余元至19亿余元不等,钱某某从中获取业绩奖励共计2400万余元。

2006年至2015年上半年,在钱巨炎的授意下,钱某某先后10次直接或通过姐姐送给钱巨炎现金或银行存单,共计185万元。

  然而这远远没有达到钱巨炎的“预期”。 2009年上半年,因对钱某某的回报力度不满意,钱巨炎又提出由钱某某出资720万元,以其孩子名义购买临安青山湖一套面积达512平方米的别墅,再送给钱巨炎。 作为回报,钱巨炎在此后财政性资金存放方面加大了对钱某某的支持力度。   算“三本账”本本都亏  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此时的钱巨炎已经无法控制地滑向以权谋私、利益输送的犯罪深渊。   2014年7月,某银行董事会秘书张某某被检察院刑拘,加之下半年中央巡视组进驻浙江进行巡视,曾为其以权揽储并有其他经济往来的钱巨炎有些慌了。

  “深思熟虑”后,他开始找到其“亲友圈”中的涉事者进行频繁串供,向自认为不太可靠的“亲友”退钱退物。 2016年11月,省纪委曾就其利用职权为妻妹钱某某所在银行安排财政性存款等问题,专门对钱巨炎进行严肃认真的函询谈话,然而出于侥幸心理等各种原因,钱巨炎在当时的谈话和事后提交的书面材料中均未坦承自己的问题。

  2017年12月,其妻钱某出境被拒。 钱巨炎更是抓紧时间,和柴某某等人、妻妹钱某某统一口径,企图掩盖违纪违法事实。   纸终究包不住火。 今年2月5日早晨,已调任省金融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钱巨炎,在下楼准备开车上班时,被执纪执法人员带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这时,他彻底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就此发生重大逆转。   在留置场所每天面对党旗,认真学习对照党纪法规,这位之前一直不愿正视自己问题的“鸵鸟”干部,不得不承认自身“的确存在许多违纪问题,而且有些问题已经是触目惊心的违法问题”。 办案人员对其违纪违法事实抽丝剥茧的教育剖析,令钱巨炎“真切看到了自己贪婪的内心”。

  “政治账、经济账、家庭账,本本都亏!”身处铁窗之中,这个在财政领域工作了35年的领导干部,终于有机会安静下来为自己的人生算账,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   “对不起组织。

对不起曾经关心培养我的领导。

对不起家庭,尤其是老人。 ”在忏悔书上,钱巨炎连续写下三大段“对不起”表达悔意。

在庭审结束后再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提到被留置前十几天离世的父亲,潸然泪下。